www.jiangnan.org.cn

江南2018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寒腔

字体:


  一

  长生走到僻静处,大声嚷,你委屈?谁不委屈?

  电话那端的水月气息凝滞,一直不吭声,长生软了脾气,放低声音说,姑奶奶,算我求你行不行?

  水月挂了电话,长生使劲吸口气想,跟谁较劲?拍拍心口才走进餐厅,见大家并不在意,立马换上笑脸,走到句总身边说,水月会来的,不行边吃边等?

  句总原先叫句一堂,成事后,别人句一堂、句一堂地喊,他听着别扭,一沟一塘的,什么鸟?一次醉酒,别人喊他句一堂,他唬脸说,从此叫句一厅了。别人以为他玩笑,谁知他酒醒后坚持让别人喊句一厅,并说,梦里神仙赐的。大家见句总认真,真的喊他句一厅了。熟悉后,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江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