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jiangnan.org.cn

江南2013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野薄荷

字体:


  1
  这个早晨不安生。苏芸正蜷在沙发里涂指甲油,便听到河南侉子大声喊:“生了!生了!”随后是劈里啪啦的脚步声。苏芸知道是侉子老婆跑出去张看了。侉子老婆也是个侉子,梳两条歪扭的麻花辫,白日里低眉耷眼,只到了晚上叫得比谁都欢。这两个侉子养了只母鹿犬,不晓得从哪儿偷来的,夏日里鬼祟着配了狗,这几天要生养了。想想狭窄的院里又要多几只小畜生,苏芸隐隐厌恶起来。她打小不喜欢畜生。她信父亲的话,畜生眼里住着死者的魂灵。
  “要一只不?”侉子老婆撩开一角门帘,探着脖颈细声细气地问。她眼如席篾,又老怯生生弯着,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谄笑,“不要钱的,白送的。”
  “你倒贴钱我都不要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江南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